艾里斯对超个人的批评

  • 作者:郭永玉
  • 来源/出处:《精神的追寻》
  • 发布时间:2018-10-22
  • 访问量:210

  对超个人心理学提出严厉而系统批评的人物是著名的理性—情绪疗法(rational-emotive therapy,RET)创始人艾理斯(Albert Ellis)。他在一篇文章中指出(Ellis,1986),在核军备竞赛的时代,狂热的信仰可能会导致人类的毁灭,因为这种信仰包含着绝对论的和教条主义的思想。人们一旦将自己的信仰视为绝对正确的,就会偏执地要求他人也相信这些观点,就会对不接受这些观点的人怀有敌意,就企图以“神圣的”名义去消灭他们。他们可能不惜一切代价,去证明自己的绝对正确,别人的绝对错误。他们蔑视法律,崇尚暴力,制造恐怖。比如美国某些正统基督教派的人,袭击或威胁控制生育的诊所和人士。如果这种人手上掌握着核武器,就可能导致种族灭绝的灾难。他们自己会怀着一种神圣的狂热去死,因为他们为某种绝对的意志而扫除了障碍。这种个人或群体在世界各地和历史上的各个时期都有。这些人的信念包括:

  (1)我们关于人和宇宙的观点是绝对的永恒的真理,谁反对这些至高的真理,谁就不应该活着。

  (2)如果我们的对手成功,他们就会毁灭整个人类,因此,他们必须被制止和被消灭,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3)我们的政治和宗教目标是惟一应该存在的。只有我们能拯救人类并防止邪恶!为了消灭那些妨碍我们的高贵的目标得以实现的任何人,我们必须不择手段。

  (4)我们绝对肯定存在着来世,如果我们消灭一切敌人,到了来世,我们将得到回报,得到永恒的福佑,而我们的敌人将在地狱里遭受永恒的痛苦。(Ellis, 1986)

  艾理斯认为,科学的心理咨询和治疗可以为消除非理性狂热所造成的危险作出贡献。因为科学的本质不仅是根据经验的、符合逻辑的,而且是思想开放的、不断修改的、以实验为根据的。科学拒绝教条、绝对、确定性和终极性,它只有一些试验性的可修改的假定。正如波普尔(Popper,1962)所说,科学努力奋斗以建立其全部的假定,以便这些假定能够被证伪,它承认,即使那些似乎最合理的理论也不能被完全证实,因为总是存在着后来的证据推翻这些理论的可能性。理性—情绪疗法的支持者们首先力图将他们的理论和实践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并随时根据经验和逻辑的需要加以修订。艾理斯认为RET是惟一的教导人们如何在自己的生活中运用科学的方法,从而放弃那些非理性信仰的理论和方法。如果人们严格运用科学方法去思维和行动,而不是有意无意地诉诸绝对论的反科学的思维,那么,他们就会放弃那些无条件的“应该”和“必须”,而且本质上也绝不会使他们自己真正成为神经症患者。还可以将科学的心理治疗与心理教育(psycho-education)结合起来,使这些具有狂热情绪的个人和群体放弃那些顽固的思想,接受与别人的差异,但仍然发表自己的观点,只是以开放的、民主的方式来表达,并消除激烈的情绪。

  但艾理斯也承认,其他某些心理治疗学派也有助于帮助人们放弃偏执的教条式的信仰。这些学派包括罗杰斯的当事人中心治疗、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弗兰克尔的意义治疗、罗洛·梅的存在分析等等,它们都强调选择、自由、自我实现,而不是强调教条和一致性。还有一些治疗学派带有教条主义和神秘主义色彩,不是始终遵循严格科学的原则,这些学派包括格式塔治疗、正统的心理分析、赖希的疗法等,因此,在应用这些方法时要慎重。艾理斯认为,最坏的一种心理治疗学派就是超个人治疗,它虽然常常声称是人文主义的(humanistic)和人道主义的(humanitarian),但是,它的基础与许多恐怖分子所持的虔诚的、权威主义的、反经验主义的哲学是一路货色。尽管许多超个人著作家的确关心核危险,并试图表明他们的观点有助于避免核灾难,尽管这些著作家的确是好人,是倾向于人道主义的,但他们的神秘倾向却是特别危险的。艾理斯认为超个人心理学的基本前提包含如下几点权威主义的假定:

  (1)存在着绝对本体,当我们发现了体现绝对本体的正确的教义,我们就达到了绝对的、永恒的、不变的、不能用语言表达的真理。

  (2)毫无疑问,存在着来世的经验、再生以及我们灵魂的无道义(immorality),并且已经得到经验的证实。

  (3)一切有生命的与无生命的事物都合并(merge)到一个基本的整体(unity),通过理解和混合到这种未被分开的统一体,我们才能克服人的局限进入直接与神明接触的境界,才能根除我们的一切骚动和障碍,得到无限的天赐之福。

  (4)通过追随超个人的教义和忽视常规的智力和认识,抛弃科学的方法和科学的发现,我们就能得到完美的知识、完美的宁静、与宇宙的完美统一、完美的欢乐和完美的身心健康状态。(Ellis,1986)

  许多超个人治疗家接受极端的教义,如追随超觉静坐的创始人Mahareshi Mahesh Yogi等等。超个人心理学的领导人支持一些反科学的事情,并广泛应用到他们的治疗实践中,包括占星术、算命、巫术、千里眼、心灵感应、灵魂出窍的经验、轮回(reincarnation)治疗以及宇宙意识等等。艾理斯接着以Virgil Armstrong的整体(holistic)治疗、Stephen Johnson 和Alex Benedetti的治疗等带有神秘色彩的治疗为例,说明超个人心理治疗如何脱离现实,如何根据独断的信条。尽管不是所有超个人治疗家都支持反科学的和自我中心的观点与行为,但他们的非理性和反科学的观点很容易引导他们走向反社会的和自我中心的行为。艾理斯并且假设,一个群体越是超越的或超个人的,就越有可能不去采取有效的行动反对核毁灭,甚至可能有一天,某些极端主义分子会以超个人的态度把我们都变成碎片。

  人一方面具有理性、爱和建设的特性,另一方面又具有很强的非理性的、教条的和狂热的特性。人的非理性的思想和行为已经造成了巨大的破坏,现在,一个掌握核武器的小群体就能毁灭全人类。因此,心理学家要充分认识非理性、固执和教条主义的巨大危险性,并设法减少其危险性。


选自:郭永玉著《精神的追寻:超个人心理学及其治疗理论研究》,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271-275页。

参考文献:http://www.personpsy.org/Info/Details/1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