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正式向暴民宣战,发表《告全国同胞书》,真正的民主你懂吗?

  • 作者:江平舟
  • 来源/出处:
  • 发布时间:2019-01-22
  • 访问量:220

去年底一幅幅“巴黎燃烧”的画面让全世界震惊,大批巴黎人民身穿黄色背心在首都抗议示威。他们和军警对峙,同时也打砸商铺,焚烧汽车,更有甚者,爬上了代表法国象征的凯旋门进行破坏。

法国是欧洲唯一一个把国王送上断头台的国家,法国人示威抗议的DNA举世皆知。巴士底狱和巴黎公社,都是被鲜血浸染的革命。

这场黄背心运动也大有“染血的基因”,至今已持续了九周,大大小小的暴力冲突不计其数。

当去年12月底,马克龙发表电视讲话,同意“黄背心”的主要诉求,取消增加燃油税后,本以为会渐渐平息的运动,不减反增。

这一点也不奇怪,当人民抗议,执政者同意人民A诉求后,迎来的往往不是事态平息,而是进一步恶化,因为你既然可以答应A诉求,那为什么不能答应B诉求?看着A诉求得到满足的人民,那些有着B诉求,有着C诉求的人民,会更频繁更紧密的上街抗议。

你能答应取消增加燃油税,那也要同意减少所得税,你同意减少所得税了,你还要同意增加百姓医疗支出。一个接一个诉求会没完没了的出现,所以对于一个执政者来说,他最危险的时刻,就是示弱的时刻,就是让步的时刻。

那我们也就看到,当马克龙同意取消增加燃油税后,黄背心运动非但没停,而且还继续燃烧,并且越来越暴力。上周六,是黄背心运动发生的第九个星期六,参加大示威大抗议的“黄背心们”,不减反增,持续的火爆让这场运动成为了“拳击台”。全世界都在看着人民是怎么殴打警察的,而警察又是怎么回击人民的。暴民直接冲过来,攻击骑警,骑警随即拔枪还击,在他身后又有暴民冲过来,骑警飞踹还击。另外,在塞纳河畔的一座桥上,一位戴着职业拳击手套的暴民,带着一群人冲向镇暴警察。我们可以看到,这位带头的,姿势非常专业,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经媒体调查后,惊愕的发现这个戴着拳击手套,攻击警察的人,居然是法国职业拳击赛的冠军,一位绝对不会在拳击场上,攻击倒地对手的,国家级职业拳手。攻击警察的法国职业拳击手,“德廷格”,可如今他面对倒在地上的镇暴警察,毫不留情,更凶狠的殴打“对手”,左边殴打倒地警察的即是“拳击手德廷格”。事件发生后这位叫做“德廷格”的职业拳击手被视为“法国民族英雄”,被视为抗争和大革命的典型,他的粉丝专页一建立立刻突破3万人。

德廷格也亲自出来录制视频对全法国人说,我是为了所有抗争者,为了所有女性,为了我孩子的未来,为了我们为之奋斗的一切,才这么做的……我是个“黄背心”,我将战斗到底。这视频发布后,点击量很快突破25万,随后德廷格去警局自首,他可能会面临“袭警罪”的起诉。

听闻拳击手自首后,黄背心们又发起了网络募捐活动,给拳击手捐款,目前已收到12万欧元的捐款,约合92万人民币。

袭击警察,焚烧汽车的人,被塑造成了民族英雄,大义凛然的去自首,犹如自赴刑场的慷慨就义。法国拳击手“德廷格”出了名,“拳击手效应”在法国迅速发酵,并形成了新一波更凶狠,更暴力的抗争。反正打警察能出名,还能成为民族英雄,为什么不打?

面对暴力情势愈演愈烈的黄背心们,法国政治杂志的主编直接了当的说,拳击手的事如果发生在美国,那今天可能就是他的葬礼了。众所周知,在美国打警察,警察直接开枪,而且枪里装的是真子弹,还不是橡胶子弹。

该政治主编的一番话,立刻引起公愤,网民们纷纷去网站下“讨伐”他,让他上街最好小心点,别再侮辱我们的“英雄”。

眼看着“革命的怒火”越烧越旺,越烧越暴力,曾经选择让步和妥协的马克龙,终于忍无可忍,他选择了1月13日,启动了全面大反攻。他发表2335字的《告全体同胞书》,对“黄背心运动”正式宣战。

马克龙终于明白了,让步和妥协,永远没有止境,人的本性,就是得一想二的

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告全体同胞书》,这不是一封道歉信,而是一封完完全全的“宣战书”。马克龙先要大家认清“情势”,他义正词严的说,我们法国,是全世界福利最好,分配最平均,也是最民主自由的国家。我们每个人的命运中都包含着他人的命运,所以你听到的最大的声音,并不代表就是最多人的声音。随后马克龙提出了四大主题,并且在“四大主题”下提出35道明确问题。这四大主题是

1、税收与政府开支

2、国家机关和政府组织的结构调整

3、国家能源转型政策

4、民主运作机制与公民自身检讨

比如在税收与政府开支主题下,马克龙问,你认为怎么样的税率最有效?你觉得最想减的是什么税?

比如在“政府组织结构调整”主题下,马克龙问,你认为国家该以什么形式组织,才最有效,对于改善贫困地区的的机构,你有什么建议?

比如在“能源转型政策”主题下,马克龙问,能源转型需要钱,那你觉着这笔钱从哪来最好?从税收吗?那向谁加征什么税,你认为最合适?

比如在“民主机制与公民检讨”主题下,马克龙问,民主立法机制代表比例多少你认为最好?政府和人民间最好的协商管道是什么?

马克龙在这四大主题下,提出了35个问题,这些问题都非常专业,有的甚至连问题都听不懂,更遑论回答了。而且很多法国政治评论员都觉得,马克龙的这“35问”,黄背心们连半句都看不下去,什么你认为税制怎么怎么样,什么你认为民主体制怎么怎么样。你认为那些抡起拳头来打警察的,那些大街上烧车的,那些打砸抢的黄背心,会静下心来,看你半个字,回答你半个问题吗?别说黄背心了,现在就是个普通老百姓,谁有耐心看你这么多问题啊,他们看到一大堆字挤在一起就头脑发晕。

马克龙当然很明白这点,他的这封《告全体同胞书》根本不是给黄背心看的,他是给支持“黄背心”的人看的,他希望通过“民主的核心价值”,辩论与协商,开启一场全民参与的大辩论,就这35个问题,辩论出一个理性,理智,且可行的方法。他希望通过“倾听人民的声音”,对抗这九周来,黄背心所燃起的“暴力的声音”。

民主诞生暴民,但同时,民主也是最好的压制暴民的武器。通过一场公开透明的,全民参与的全国大辩论,来对抗暴民不断在网络上煽动人民的情绪,这即是马克龙的正式宣战。

在《告全体同胞书》的最后,马克龙就展开“以大辩论对抗暴民”,提出了三个先决条件。

  • 先决条件一,坚决抵制任何形式的暴力
  • 先决条件二,合乎逻辑
  • 先决条件三,我将和自己竞选时的主要政见保持一致

条件一,抵制暴力。这容易理解,暴力只会让任何理性的民主讨论,荡然无存。

条件二,合乎逻辑。就是你提的要求要合理,不能眼睛一闭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民主,不是你想要什么就要什么。你比如,你一方面要求减税,另一方面又要求政府给你增加福利,那政府的钱哪里来?天上掉下来吗?这就显然是一个不合逻辑的要求。那又有人说,给富人加税不就行了。然而法国之前是全世界富人税最高的发达国家,可结果呢?富人税最高,结果是经济不进反退,平民百姓的生活更困苦。

条件三,和竞选时主要政见保持一致。你不可能要求马克龙违背自己的竞选承诺,他一旦违背不光信誉扫地,未来的政治道路也就此终结。为什么特朗普拼了命的还是要盖那座美墨边境墙呢?不是那座墙有多牢靠,而是因为那是特朗普竞选时的重要承诺,他必须去完成,不然他的政治生命就会结束。马克龙也一样,有自己的竞选承诺。

马克龙对黄背心正式宣战后,即刻开启了法国的全民辩论。作为宣战方,马克龙自然冲锋在前,1月13日发表《告全体同胞书》,1月15日就前往了距离巴黎130公里,诺曼底省的一个小镇。这个小镇只有4000人,全镇只有三家面包店,一家肉店,和一间学校。

马克龙选择这里是有原因的,因为黄背心运动起始于“燃油税上涨”,而这个小镇90%的人每天都要开车去城里上班,是一个典型的,受到燃油税影响最大的小镇。当时黄背心运动一爆发,该镇除了不会说话的孩子,几乎100%的人民响应。所以可以说,镇子虽小,但“反马克龙”的声音是最强烈的,马克龙第一战在这打响,显然是骨头挑最硬的啃,他是个愿意接受挑战的领袖。

1月15日,小镇唯一一座运动中心里,来了诺曼底省省内的612位,市长,镇长,乡长。这些人显然不是黄背心,他们也都不穿黄背心,但他们有很多是“黄背心”的支持者。黄背心运动,是一个典型的无领袖,无党派,无组织,只通过网络串联的抗争运动。他完全不像以前的民主抗争,他根本没有一个头头,更没有哪个党派或组织领导。一群人每天在网络上商量,我们大家某天某时去某地抗议,一起来啊。然后到了时间,在那地方“抗议”就开始了,谁都可能是发起者,谁也都不服从任何人的领导。

所以当执政者想要和“抗议群众”谈判时,就变得极为不可能,因为根本没人代表他们,他们也不给任何人代表,没有代表,那你总统和谁谈?和空气谈吗?而且马克龙此刻已下了“战书”,选择了“宣战”,他更不会去接触“黄背心”了。他要接触的,是“黄背心”的支持者,他希望通过说服黄背心的支持者们,让无领袖,无党派,无组织的黄背心,土崩瓦解。

然而马克龙在小镇的运动中心里一露面,面对的是612位市长,镇长,乡长的绝对冷漠和排斥,小小运动中心内,气氛冷若冰霜,只有现场负责报道和直播的媒体,镜头闪个不停。

在场内媒体采访了诺曼底茹瓦尼(Joigny)的镇长,镇长不客气的说,我不欢迎马克龙,因为在过去几年我们镇子关闭了公立医院,地方法庭,政府删除了我们那550个公职岗位,更有相关人员总共4000人失业,要知道我们那只是个人口才几万的小镇,马克龙是这样残忍的对待我们。

马克龙的缩减政府开支政策,最得罪人的还不是删减公职,而是悍然删除了对于各个乡镇来说,最大的一块财政收入,“房产税”。马克龙删了乡镇“房产税”,等于是断了地方政府的财路,怎能不让人恨。

马克龙一路遭受冷眼的来到场馆中心,一改以往高高在上的说教态度,没有任何舞台,没有背板设计,没有警卫人员。周遭包围他的是612位乡镇市长,马克龙说,所有的问题都是公开的,我们来讨论我列出的35个问题,当然我也很欢迎我没注意到的更好的问题。我和大家的这场辩论,不会有任何禁忌话题,你们提什么问题我都会回答。我更希望大家以最直接的方法,讲出你们的问题,我希望听到你们的倾诉和投诉。谈谈你们对于危机的具体看法,和我们共同的解决方法,因为我们都是这个国家的民意代表,都是人民以选票和民主价值选出来的人。

在简短的5分钟开场演讲后,马克龙将话筒交给了乡镇市长们,马克龙脸书就写了四个字,“谦卑倾听”。市长镇长们逐一提问,直面总统。政府可以协助我们农村建立公交交通吗?政府怎么帮助年轻人实现交通自主?政府能帮我们市的人民回到市政所办身份证吗?政府可否勒紧腰带过“紧日子”,就像你对大刀阔斧削减地方政府预算一样。

前前后后,总共有62位乡镇市长接龙式的发言提问,马克龙就在身边时而倾听,时而思考,时而用笔记录,摆出一副谦卑的倾听姿态。每个提问都亲自记下,等待解决和回答。这在之前只会通过电视讲话,高高在上的马克龙很不一样。而且这些乡镇市长的提问,态度直接,问题具体,语言不华丽,不煽情,也不搞排比式的口号。就是要你总统,解决具体问题,就是人民日常生活中最直面的困难问题。

随后马克龙开始逐一回答这些“最直接的提问”,这里就不赘述马克龙具体怎么回答这些问题了,但要说的是,这场面向全国直播的“大辩论”,从下午三点开始,一直到晚上十点,整整七个小时。开始的时候在场六百多人,结束的时候,在场还是六百多人,那些对马克龙不满的乡镇市长们,居然从头至尾,无一离开,光从这点你就能看出,马克龙的大辩论是成功的。

当辩论进行到第六个小时的时候,马克龙甚至热到脱了西装,引得全场一阵笑声。当晚上十点,整整七个小时的辩论结束时,马克龙没有回避任何一个问题。一开始对他冷眼以待的代表们,此时全都起立,并长时间的鼓掌,以肯定这位总统在重塑民主价值,开启政府与人民对话上的努力。

2019年1月15日,马克龙完全改变了过去不屑于底层交流的执政风格,成为了一个近在咫尺的“亲民总统”。没有助理,没有护卫,完全靠自己的一张嘴和一支笔,与基层展开直接沟通,其有问必答,毫无禁忌的扎实功力,让观看直播的上百万法国民众,印象深刻。

法国电台的政治类节目总编如此评价总统的这场大辩论:他是一场精彩的政治实境秀,一口气七小时的问答过程引起网上网下的热议,而且不少是正面回应,诸如不可思议,大为惊艳,马克龙斗士,等褒义词不断出现。要知道,在开启这场大辩论前,有高达68%的人反对马克龙。

不可否认,马克龙在这场乡镇市长的辩论会上,找到了挽救支持度的良药。这更是对九周以来一直攻击着他的无实体的“黄背心们”,一个最好还击。长达七小时的不间断演讲辩论后,原本质疑和厌恶马克龙的乡镇市长,全体起立,给与马克龙长时间的掌声。

马克龙的还击,不是以暴制暴,而是真正的民主价值。他希望通过开启全国形势的大辩论,让诸位明白目前法国的问题并非黄背心能解决的。相反的,黄背心已然成为了,“解决问题”的最大阻碍。

马克龙最后说道,在我们国家这个近乎疯狂的时刻,让那些永无休止的暴力,和肆意妄为的破坏,停一停吧。让我们坐下来,回归民主价值的本源。民主,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暴力不是。


(原文出处:微观系列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RGTrO2Crfsnub9NfO2Ic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