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心:高岗》

  • 作者:
  • 来源/出处:凤凰卫视
  • 发布时间:2019-11-11
  • 访问量:1338

点击下载视频我的中国心 高岗_土豆视频.zip

核心提示:高岗,原名高崇德,是陕甘边革命根据地领导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1954年2月在中共七届四中全会上因同饶漱石进行所谓分裂党、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阴谋活动受到揭发和批判,1954年8月17日自杀身亡;1955年3月中共全国代表会议通过决议,开除其党籍,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2011年《高岗传》在中国大陆出版,终于使得人们再一次关注到他。

凤凰卫视3月22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郑浩:2011年《高岗传》在中国大陆出版,大陆方面开始公开谈论高岗。近两年,媒体在报道陕甘红军的历史贡献时,也多次谈及高岗。本期《我的中国心》让我们跟随高岗的夫人李力群的讲述,走进这位共和国历史上至今依旧谜一样的人物。

解说: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不久,延安成为抗日民主的一面旗帜,众多的热血青年,从四面八方历尽艰辛涌入延安。这其中就有17岁的李力群,在此之前,李力群是徐州省立女子师范学校的高材生,为了抗日救国,她与几位同学离开家庭,辗转来到了西安,再徒步前往延安。

李力群(高岗夫人):第一次从西安出发往延安去,第一天走了一百里,然后我脚上都打上泡。疼得简直没有办法哭,到了兵站就给我水,大家烫脚,同学互相把泡给点破,哎呦,那疼得直哭。后来,那同学说,你还哭,你到底是小孩子,疼一点有什么,结果第二天天不亮又得走,疼也得走,弄了一个秫秸棍,拄着棍走到延安已经是11月,都快年底了。

解说:就在李力群奔赴延安时,高岗正被派往内蒙古,带领当时只有几十人的陕北骑兵团,他打土匪,做统战,很快就与当地的蒙汉游击队一道,打出了一片天地。一年后,高岗带着赫赫战功,返回陕北苏区担任八陆军骑兵司令,之后又被选为陕甘宁边区委员会书记。而此时的李力群,在延安也终于如愿以偿地加入了共产党,并进入中央党校学习,在此,她见到了高岗。

李力群:第一次见到他,他高高的个子,他有时候讲的话,我都没听明白,他那土话,听不懂。他讲课,我们都是坐在地下,没有桌子,也没有椅子,他讲课也是站着在那儿讲课,他讲课又没有本,又没有,他就是那么讲。我们觉得这个人还怪聪明的,怎么记得那么清楚,一讲一个多钟头。当时对他感觉,也觉得这个人很有本事,那时候,他穿的一件棉袄。

解说:尽管当时大批知识青年来到延安,但实际在这里的年轻女性并不多,李力群说,可能由于她个子矮小,听课时始终坐在前面,引起了高岗的注意,过了几天,高岗来找她,并提出要带她去杨家岭看毛主席。

李力群:高岗把我弄上,在马身上,在他后面,他拽着(我),我们上马到了杨家岭下了马,见了毛主席又高,毛主席很和蔼地请我坐下,问我是哪里人,你多大了,谁介绍你来延安的。我就跟他说,我那时大概已经十八九岁了,我说我是江苏人,我是朱瑞(介绍我来的)。他说,好啊好啊,这时候就留我吃饭,留我在那儿吃饭,炒了一碗辣椒炒鸡蛋,一盘土豆,一碗小米饭,毛主席还有一个红辣椒,(装在)小碗里,炸的,炸得也很香,还有一点猪油。

我在桌上我也不敢夹菜,主席给我夹菜。吃饭的时候,他就给我介绍,他是你知道这是,高岗是我们陕北创造根据地的领导人之一,他和刘志丹,还有谢子长,他是我们陕北的革命领袖,我们都要向他学习,你懂吗?你被分到这里,你跟他将来相处,你要很好地向他学习,你将来也是很幸福的。我当时我和他怎么相处,我的生活怎么是幸福的。

李力群忆嫁给高岗:我要逃跑 被习仲勋拉住了

解说:李力群说自己当时心里一惊,因为那时候她见到高岗就怕,不仅因为他样子很凶,而且当时已经是个大首长。出生于黄土高坡的高岗,因为在家中排名老二,又叫二愣。在老家横山县高家沟,这个穷县中的穷村,高岗虽然出身贫苦,却自幼养成天不怕、地不怕不性情。

中山军事学校毕业后,高岗加入刘志丹、谢子长领导的陕甘红军,并和刘志丹结为生死之交。1931年春天,刘志丹因策动兵变被国民党逮捕,一度传出要枪毙他的时候,刘志丹还委托其他同志说,你告诉高岗,我遭毒手,要死就死,绝不会连累任何同志,叫他小心。而在1933年当刘志丹一度失踪,红二十六军群龙无首时,高岗也力挽狂澜,发展壮大了陕甘红军,就在谢子长、刘志丹相继去世之后,和他们共同战斗过的高岗无可争议地成为西北根据地的代言人,被陕甘宁边区的人民誉为“西北人民的领袖”。

李力群:吃完饭,我就说咱们走吧,高书记,咱们走吧,后来他拍拍我的肩膀,毛主席拍拍我的肩膀,我说的话,你懂吗?我能敢说,我不懂,我说,啊。我也不能说什么,又送我到窑洞门口,我说话你记得吗?你懂得吗?我只能说我懂。实际上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解说:此时的李力群并不知道,毛泽东这番话和拍肩膀的含义,而高岗在此之前,也曾有过一段婚姻。过了三四天,李力群再此被请,只是这次去的是高岗的窑洞,,据她回忆,当时高岗的土窑洞,也是他的办公室,因为没有桌椅,大家只能席地而坐。

李力群:然后王若飞就把我塞在高岗的旁边,然后都坐下,那一圈人,摆了一锅鸡,那阵哪有,不是这个什么锅,就是铁锅,煮了一个鸡,还有一盆枣,煮的红枣。王若飞说,今天我们是来给高岗办婚礼的,我一听这就想,爬起来就走,习仲勋就拉着我,你共产党党员,你也十八九岁,你能不懂得吗?你看这什么场合,我心里想这算什么。

王若飞说,毛主席跟你谈的话你不明白,毛主席跟你怎么讲的,要你和他一块相处你也是幸福的,你怎么不懂得。习仲勋说,你个女娃来参加革命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到半夜我就哭鼻子,我在我的窑洞中,门插上后来他们,然后王明他们这些人走了,都骑着马走了,然后我回窑洞,哭鼻子。习仲勋他们都来劝我,就把我拉着,就是这样。

解说:结婚半年,高岗不准李力群下山,怕她碰到同学们,但“下山”后,李力群并没有像其他领导夫人那样,专职协助丈夫打理日常事务,而是当上了延安柳林区的党委宣传科长。而高岗尽管忙于领导陕甘宁边区的建设,但对这个更像小妹妹一样的李力群很关心。

李力群:我到柳林区工作的时候,是1941年,他隔两三天,他就去到柳林区,晚了还去看看我,去看看我。问问区委我怎么样,工作行不行,会不会,我有时说,我讨厌你老来打听我工作怎么样,问人家区委书记,问人家老百姓。他教我碰到狼怎么办,说你,狼啊,你拿一个棍,拿个电棒,把电棒不要往前头照,是电棒往后头照。他隔两天就去看我,教我怎么工作,后来我就按照他说的,我就把电棒照在拿在肩膀上,系个袋子,拿个棍子,后来碰到狼,他说你可不要把电棒往前照,狼扑着你,你往后照。

解说:婚后,李力群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孩子,而此时的陕甘宁边区,却正在经历一场空前严重的困难。婚后的李力群,多次随高岗见到毛泽东,而此时的高岗,无论在领导陕甘宁边地区,还是西北局工作中都紧跟毛泽东。早在中央红军刚刚来到陕北时,受到“肃反”的影响,刘志丹、高岗、习仲勋等,陕甘红军领导人被抓进监狱严刑拷打,就在他们生命危在旦夕时,还在瓦窑堡的毛泽东听说了此事,立即下令“刀下留人”。

在陕甘宁期间,高岗给毛泽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毛泽东曾说,陕北边区是高岗同志他们一手搞起来的,全边区要团结在以高岗为首的西北局周围,高岗成为了毛泽东有意栽培的干部。此时,在陕西宁这个人少地薄,经济文化落后的边区,由于部队和公务人员逐年增加,群众的公粮负担逐渐加重,对此边区的百姓多有不满。

李力群:有一个农民嫌负担太重,说把一个县长,延川的县长,在边区政府开会坐在那儿,打雷一下就劈死了。老百姓就说,怎么没有吧老毛劈死呢,结果(保)安处周兴就把这个人抓起来,说他是反革命,要枪毙他,就报告给高岗,高岗说你先不要,我来了解,我来给毛主席禀报。毛主席问他,为什么老百姓对我那么大的仇恨,就是因为你们边区政府的救国公粮太重了。然后高岗就提出来了,主席,既然这样,是不是大家搞开荒、种地,养鸭、养鸡、养羊,大家动手丰衣足食,来减轻救国公粮。然后把救国公粮减少三分之一,这样不就引起了毛主席同意搞大生产了。

高岗治边区 妻子忆其如何让百姓讲真话

解说:一场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迅速展开,高岗带头种了一块地,做到副食,被服自给。他也把一手纺纱线的好手艺,传授给机关的工作人员,教他们纺棉花、纺羊毛。高岗到营地视察,和战士们一起蹲在地上共餐,到农村调研,同农民一起边干活边拉话。

李力群:人家都叫他老高,有的陕北人还叫他高麻子,实际上他没有,他脸上是平平的,他得过天花。他到了安塞以后,把我带着跟着,一个村长家里炕上一坐,然后县委书记、县长、妇联主任陡了,都在炕上坐着,也有村长他炕上也坐着。人家老百姓乡长都叫他,也不叫他高书记,都叫他老高,老高啊,他就像拉闲话的,你一句我一句。

人家给他安了一个,老百姓的长烟袋,安的有烟,人家吃一口也给他,就那么长的,我在旁边我就说,你怎么吃这个,你也不嫌脏。他就跟我摆摆手,后来他就给布置生产,要搞生产,要把山沟、(山)丘河边能种的都种上。妇女要办识字班,要把妇女认字、办识字班,后来我就说你怎么也不做报告,你是领袖,你是书记,他说这样才能让老百姓跟我讲真实话。

解说:大生产运动打破了国民党对边区的经济封锁,改善了人民的生活,而到了1945年,苏联红军出兵东北和日本无条件投降,更是急剧改变了国内外的形势。就在抗战刚刚结束,中共中央便决定,派千余名干部去东北,并在1945年9月决定成立东北局。

1945年9月,原本派往山东军区任司令员的林彪,刚走到河南濮阳就被中共中央一份“万万火急”的电报拦截,转奔东北,担任东北人民自军总司令。军人出身的高岗也坐不住了,他强烈要求去东北,但直到毛泽东从重庆回到延安,才决定增派高岗去东北工作。

李力群:零下四十度,他记住毛主席说,你把东北能建设北満、西满,建设巩固的根据地。有了巩固的根据地,有了黑土地,我们中国革命其他的根据地都不要,我们也能胜利。东北,日本人统治那么多年,许多老百姓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何况对于共产党更不了解,他那时候记着毛主席(的话),要把北满、西满变成(中国)。

解说:1945年11月16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北满分局,陈云为书记,高岗、张闻天为委员。一个月后毛泽东亲自起草指示,要求东北局把工作中心放在建立巩固根据地,发动群众,消灭土匪,建立政权上。在北满分局工作期间的高岗,主要做军区司令员,天天忙着剿匪,土改和组织兵团。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力群也带着三个孩子,由延安一路来到东北,为了躲避国民党部队和沿途土匪的袭击,他们不能走大道,一路钻山路。

李力群:1946年的春天,晋察冀组织起来,用了十几辆大卡车送这些家属,就从内蒙,蒙古地区走,除了张家口到内蒙地区,就碰见土匪了。有一个连送我们这些家属,然后我们都下来在汽车地下趴着。陈云派人去接了我们,那时候陈云和高岗住在马加沟,我们接到家里,没见到高岗,一个屋子空空的,我也心里老实说也很不是滋味,两个孩子老问我,爸爸呢,爸爸呢,后来陈云就来跟我解释,说高岗在下面打土匪呢,他说是知道你回来了,明天可能回来看你。

解说:当时的北满是东北匪患最严重的地区,早在陕甘红军时期,就具有丰富剿匪经验的高岗,一到北满就组织成立了剿匪司令部,和北满五省军区,划定区域,深入林海雪原进行剿匪。

李力群:我们住在马家沟,老夜里打黑枪,而且哈尔滨那个窗户都是两三层,外头是一层木板,两层玻璃窗,还害怕,我们对面陈云同志不敢出来。结果半夜高岗回来了,带着个皮帽,穿的日本大衣,腿上绑上乌拉草。我都害怕,他就去扑孩子,孩子都害怕,我就说,你怕什么他是你爸爸,后来我说你把脸洗洗,把衣服脱了,你绑着那个,谁认得你。

解说:在高岗的领导下,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北满两省军区的部队剿灭了大股的土匪,夺回了一批战略要地。在接下来的土改中,高岗要求土改工作团,要关心群众疾苦,注意发现和培养积极分子,让他们来参加工作。北满地区很快就掀起了参军支前的热潮。

1948年1月1日,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林彪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高岗任第一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由于军队的大扩展,中共进入大反攻阶段。从1947年冬到1948年初春,东北野战军冒着零下30℃的严寒,发动了为期90天的冬季攻势作战。为了做好后勤保障,担任支前委员会主任的高岗说,要粮给粮,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要物给物,一句话要什么给什么。

李力群:黄克诚从华中回来,带着三师部队支援东北,到那儿士兵一下一夜走了,冻坏一千人,高岗听说,高岗亲自坐了大卡车送棉衣,送到前方,黄克诚抱着高岗,我的好领导,我的好同志,我真感激你。林彪叫这些将领去听高岗讲课,说看他怎么发动群众,怎么带的士兵。

解说:辽沈战役中,东北军区共运送粮草八千万斤,油料八千桶,动员民工160万人,为百万大军进关和平津战役的胜利,提供了可靠的后勤保障。就在大军进关时,林彪感慨地对前来送行的高岗说,老高,没有你,我打不了胜仗。

李力群:所以林彪1954年出的事件,林彪1965年找我谈话,他说1954年出的政治事件,有人说我和林彪,我不能昧着良心说高岗。

林彪直言高岗:你又受骗了 怎么听罗瑞卿的

解说:1949年9月,在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上高岗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并在开国典礼上和其他几位副主席一起站在天安门城楼上。

1952年高岗、邓子恢、邓小平、饶漱石、习仲勋五个大区的书记进京工作,其中高岗的职务最高,董必武赞叹道,今年是五马进京一马当先,都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千里驹呀。而此时,李力群也随高岗一同来到北京。

李力群:一开始来我们住在毛家湾,东北那时叫东北办事处,东北办事处住了。毛主席让他住在中南海,高岗说,就跟周总理商量,说我不能住在中南海,我担任国家计委工作,人家来跟我商量问题,来来回回,进中南海不是那么方便的。尤其我又要领导,要建设国家计委底办公大楼和宿舍,我还要跟他们谈话,还要上下。那总理就同意说可以,但是你不要住在东北办事处,说这个院子小,汽车来了,巷口也不方便。

毛主席知道了,说不行,说叫他搬到东交民巷8号,法国大使馆,那里方便也大,院子也大,周围都有小楼一座一座的小楼,结果总理也催,主席也催,就搬到东郊民巷。搬到东郊民巷高岗还不敢住在北大楼,那很大房子,住在靠西边的一栋楼,我们在那儿,这时候总理经常去看我们。

解说:1952年10月8日,高岗到京上任,就立即投入紧张的工作,他不仅主持编制第一个五年计划,同时还分管重工业部等八个工业部的工作。进京后的大半年中,高岗几乎每天下午到中南海参加由毛泽东主持的中央小会,既谈工作也有学习。

李力群:一个礼拜要开两次政治局会议到中南海,有时还开几个人的会议,有朱老总,有毛主席、刘少奇、总理这几个人,高岗开小会。开完会了,毛主席还要留高岗谈话,一谈一夜,第二天(才回来),经常是这样,有一次礼拜天,朱老总有请高岗就把我和四个孩子就到玉泉山,高岗就跟朱老总下围棋,高岗下围棋都让着朱老总,不像和别人,和陈毅下围棋,争的这一个棋子。我和康克清就陪着,也看他们下,后来中午吃饭,朱老总就叫警卫员拿茅台来。高岗说老总啊!你可不能多喝,我也不陪你。他们一面喝酒,一面朱老总就问,小高啊,他叫高岗叫小高,小高啊!你在中南海开会,我是白天就得走,我受不了,可是走了以后老毛还要找你谈话,你受得了吗?高岗说我没有什么,我还年轻,我身体好,老总你放心吧!朱老总就说,小高,老毛我和他一块,他的知识很广,他看古书,高岗不说什么。

解说:当时在中央领导工作的中南海1号楼,高岗的办公室在一层,毛泽东办公室的对面,而中央小会的会议室也在高岗办公室的斜对面,高岗与毛泽东见面很方便,私下交谈的机会较多。1952年下半年,毛泽东关于过渡时期总路线的构思已经逐渐成熟,用10到15年的时间完成向社会主义的过渡,高岗是毛泽东这一设想的拥护者和实践者之一。

1953年6月13日,在全国工作会议期间,毛泽东正式提出了党的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并指出这条总路线是引导全党全国各项工作的灯塔,毛泽东从批判新税制入手,不点名地批评了刘少奇等人离开总路线的资产阶级右倾思想观点,近两个多月后,刘少奇作了检讨,表示接受批评,而对于高岗,毛泽东却越发信任。

1953年10月,高岗到上海、杭州、广州休假一个月,就在高岗一行进入站台准备上车时,他获得消息说毛泽东昨天生病了。

李力群:高岗一听那我就不去了吧!罗瑞卿说你去,你还去,我在路上跟你联系,假设有不好你就回来。高岗到蚌埠,问秘书看到罗瑞卿有电话吗?秘书说没有,到了上海陈毅去接的,高岗问,陈毅,罗瑞卿有电话吗?主席身体好不好?陈毅说,怎么不好,你听谁说的?没有那回事,主席身体好着呢,高岗就放心了。他到了杭州住了一个时期,后来他就跟林彪说,说罗瑞卿说主席身体不好,林彪说你又受骗了,哪有那回事,你怎么听罗瑞卿这就完了。

解说:1954年8月16日,高岗自杀时,李力群正身怀六甲。1955年3月,中国共产党全国党代表会议作出了《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决议》,把高岗、饶漱石开除出党,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因为丈夫的“畏罪自杀”,让大多数人对她和这个家庭唯恐避之不及,孤儿寡母的一家人,生活过得异常艰辛。

李力群:1956年,彭老总彭德怀派了一个当兵的来看,开始也还不敢说他是彭老总派他来的,我说你是哪的同志?他说我是1950年在沈阳那个老同志在你家里吃过饭,跟你一块。我说这彭老总,他就手摆着,我就让他,你到我屋里坐,他说我不坐了,是他让我来问问你孩子怎么样?有没有困难?我说一切都好,没有什么,我说你上我屋坐,他说不坐了,我回去跟老人说一下。

解说:庐山会议期间,山上对彭德怀的斗争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北京却开始追查高岗和彭德怀、林彪的关系。

1962年9月,八届十中全会期间,再次批判“右倾翻案风”,小说《刘志丹》被说成是为高岗翻案的反革命作品,李力群再次被软禁,受到追查。随着“文革”的开展,李力群也被卷入一次又一次的批斗中。

李力群:打多,斗我,今天斗,明天斗,叫我讲讲高饶事件,叫我讲讲彭德怀。彭德怀从四川那个大客车绑回来戴上高帽,高岗反党的头目彭德怀,学生也就你一脚,他一脚打,那个北大和地质学院斗争彭德怀,让我去陪斗。我们教育部有一个工人出身的干部,青年学生叫任庆才,现在还活着,他把我锁在他屋子里,学生找,那个任庆才说,逃跑了,不知道跑到哪里,我们也不知道,我在屋里看着呢,那斗彭德怀,打的那么,问彭老总,高岗是个坏人?你怎么和他勾结在一起?彭德怀说,高岗是坏人我也,彭德怀也是坏人,我没和他,他在东北,他管供给的,他供给我粮食,供给我枪支弹药,他到朝鲜跟我商量,怎么反党呢?你说实话,你没说呢?彭德怀说,你们说高岗是坏人,我也是坏人。

解说:早在1954年2月17日,高岗第一次开枪自杀之前,曾经给周恩来写了一封遗书,希望他能照顾李力群和他的几个孩子,但最终高岗还是让李力群把这封信烧掉了。高岗自杀身亡后,周恩来对李力群说,你现在是从天上掉到地下,可能以后人家会不理你,你要坚强些,要跟党走,把孩子抚养好,“文革”中这个已经失去父亲的家庭,伴随着李力群下干校劳动,也彻底地离散了。

李力群:不是把我一个军代表,是南京军区的一个什么政委,恰巧这个政委是高岗和刘志丹的部下,他到教育部支左,对我有所照顾,就跟我说,就把我放出来,就叫我去干校,去劳动锻炼,我说我去,我到哪里去劳动都行,我几个孩子都,有的到长沙,有的到甘肃插队,都是大学生,不分配。

解说:据高岗的秘书赵家梁回忆,在高岗死后的许多年里,毛泽东仍然经常提到他。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毛泽东说,高岗的事我有责任,约了谈话,高岗想去陕北,我们想保留他的党籍,拟保留中央委员回延安,本人也愿意。后来竟这样结局,我也觉得遗憾。1970年冬天,正值“文革”期间,在高岗去世16年以后,毛泽东忽然对高岗的遗属表示关注。

李力群:我去到北京图书馆不到十天,刘西尧就通知我,说你得赶快回来,主席问总理小李到哪里去了?分到哪里去?总理就通知我,刘西尧叫你赶快回,从那儿以后我是又当了四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又上天安门参加国宴,我心里很明白,不是我对党有什么贡献。但是不管你们怎么样,我坚决服从中央,你们,我是加入共产党也六七十年了,但是我对有些我不理解,我不理解是不理解。

郑浩:1981年,在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做出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高饶反党联盟”和“高岗反党集团”的字样从文字中消失了,对当年被打入“高岗集团”的人尽管没有公开平反,但都重新安排了工作。

2004年春夏之际,中组部的领导来到李力群的家,在谈及高岗时,称他是“高岗同志”,这个称呼让当时已经84岁的李力群激动不已。2006年高岗的墓碑重新修葺,墓碑上写着“高岗同志之墓”。


出处:http://phtv.ifeng.com/program/wdzgx/detail_2014_03/24/35078766_0.shtml

李力群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6%9D%8E%E5%8A%9B%E7%BE%A4/11058556?fr=aladdin

李力群同志逝世:https://c.m.163.com/news/a/FJQU7JFP05346RC6.html?spss=newsapp

网易网:从百岁老人李力群的遭遇看高岗.pdf

特别提示:由于本网站功能的限制,音视频上传下载和播放都不太流畅,建议根据本网站提供的线索寻找更流畅的资源提供平台。